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薛城概况 时政要闻 史志动态 大记事 历史人物 民俗风情 政策法规 魅力乡镇 薛城风光  
薛城: 山东省南大门 枣庄市新的政治文化中心 “造车鼻祖”奚仲故里 铁道游击队的故乡
热门信息
  薛邑领主——孟尝君
  周文王之母──大任
  商王良弼——仲虺
  商王之师——祖巳
  怒斥商纣——祖伊
  造车鼻祖——奚仲
  礼法兴汉——叔孙通
  仗剑直言——毛遂
  西汉忠臣——毋将隆
  山东快书创始人——戚永力
推荐信息
  造车鼻祖——奚仲
  薛邑领主——孟尝君
  仗剑直言——毛遂
  当前位置:首页 - 历史人物
 
薛邑领主——孟尝君

 

     距今大约2200年前,正处在我国的战国时代,在今滕州城南30余里处,修起了一座城池,城墙宽厚,城楼高耸,绕城一周要走20余里。城内街道纵横,殿舍宏伟,殿堂林立,商贾云集。这座“有六万余家”的繁华市镇,就是当时齐国的两代相国(即丞相)孟尝君父子的封地──薛邑。
      据《史记•孟尝君传》载:战国初期,齐威王的少子田婴,随父驾前任职,经常带兵出征。公元前319年,田婴与大将田忌、军师孙膑共同发兵计伐魏国,会战于马陵,大败魏国军队,俘虏了魏太子申,杀死了魏将庞涓,这就是我国历史上有名的“马陵之战”。公元前311年,田婴被任命为相国,公元前298年封于薛地。
      田婴去世之后,他的儿子田文继承其父的封爵,仍居薛邑称薛公,号孟尝君。孟尝君以“好客养士”而闻名天下,他善于用人,广招天下贤士,宁肯抛弃家产也要厚待宾客,因此,各地之士千里来投,门下食客达3000余人。孟尝君威名大振,成为战国时期著名的四公子(赵国平原君、魏国信陵君、楚国春申君、齐国孟尝君)之一,被闵王任为相国。



      孟尝君的3000门客中,各类人士应有尽有,他不分远近厚薄,一视同仁。平时,在与门客交谈中,他命随从记下他们的籍贯信址、家庭状况,遇有困难时,即派人给其家中送去钱财相助。门人皆感其恩德,把孟尝君视为知己,人人都愿为孟尝君报效出力,以感谢知遇之恩,因此出现了不少历史故事,至今广为流传。
      秦国的昭王久慕孟尝君的大名,两次派人去薛地相请。孟尝君即带领一批门客相随来到秦国,昭王一见大喜,遂拜孟尝君为相国。可是,昭王的大臣竭力反对,并说:孟尝君是有名的贤士,而且又是齐国的贵族,今天虽然相秦,但以后处理国事必然会先齐后秦,那么秦国就处于危险之地了。秦昭王听信了大臣的进言,罢了孟尝君的相国,将其囚禁于驿馆,并企图加害于他。孟尝君处于危险的境地,派人至昭王最宠幸的姬妾那里去求救,而昭王的宠姬却向孟尝索取“狐白裘”然后才肯说情。原来,孟尝君入秦时,曾带来一件狐白裘。是用狐掖下毛拼集而成的皮衣,价值千金,天下无双,当初已经献给了昭王,那里还有第二件呢?孟尝君召集随从门客商议此事。这时,坐在最下首的一位有“狗盗”技能的门客回答说:“在下不才,愿为主公取得狐白裘。”是夜,他从狗洞中潜入秦宫,将狐白裘盗回,献给了宠姬,宠姬在昭王面前说情,使孟尝君获得了自由,孟尝君遂变名更姓急驰而逃。夜半,至函谷关,关法规定必须鸡鸣才能开关放行。门下又有一位会“鸡鸣”的人,略施口技引起雄鸡齐鸣,赚开城门,孟尝君带领随从人员出城而去,待昭王发觉后派兵追赶时,孟尝君已安全离开了秦国。事后,孟尝君感慨地说:“我这次能够脱离虎口之险,全仗‘狗盗、鸡鸣’之功。”当初众门客认为这两人无所作为,均另眼相看,从此之后不敢怠慢居于下位的宾客了。
      孟尝君在齐国任相,大批宾客前来投奔,他设置了三等客舍:上等叫“代舍”,接待上客,食有鱼肉,出有车骑;中等叫“幸舍”,接待可任用的中客,虽有鱼肉,但出无车骑;下等叫“传舍”,接待下客,食物一般,出入自便,前番“鸡鸣”、“狗盗”的两位客原住于传舍,自秦国归来后即迁入“代舍”,列为上客。孟尝君接待门客的费用,皆取于封地的租税,已远远不够支出。于是,便在薛地放债,每年收取利息,以助日用。
      有一个叫冯谖(xuān)的人,前来投奔。孟尝君问他:“先生大才,对我有何见教?”冯谖回答说:“敝人无才,仅以贫身相投。”孟尝君便将他安排在传舍。十日之后,孟尝君问传舍长:“新来的客人做了些什么事?”舍长说:“冯先生饭后无事,经常弹着佩剑唱歌:‘长铗归来兮,食无鱼’。”孟尝君便将他迁入幸舍,吃饭有鱼肉了。五天之后,传舍长回报说:“冯先生还在弹剑唱歌:‘长铗归来兮,出无车’。”孟尝君便将他迁入代舍,冯谖乘车日出夜归,但他又唱道:‘长铗归来兮,无以为家!’孟尝君不悦地说:“客人也太贪得无厌了!”冯谖再也不唱了。

    一年之后,孟尝君派冯谖前往薛地收取债息。冯谖欣然受命,驱车来到薛地,开始收债,得息钱十万,但尚有多数债户交纳不出。冯谖便用所得债置酒买牛,并出告示:“凡欠孟尝君息钱的,不论有无能力偿还,均携带债券前来验证。”债户闻有牛肉美酒相待,皆如期而来,冯谖一面劝大家饮酒,一面从傍观众察债户的贫富情况,酒足饭饱之后,冯谖便命有力偿还的债户,当场订立还期,载于债券。对于那些无力偿还的贫穷债户,冯谖将他们的债券一一收回,当场焚烧,并说:“孟尝君放债于民,不为得利,而是帮助你们以为生计,今薛公有食客三千,俸食不足,不得已而放债收息以待宾客。你们有力的如期偿还,无力者将债券焚烧从此作罢。这是薛公的恩德。”百姓闻言皆叩头致谢。孟尝君闻冯谖焚烧债券,非常生气,差人将冯谖召回。冯谖空手而归,孟尝君责备他说:“我放债收息是为了三千门客的生计,你得了息钱便买牛置酒,还焚烧了债券,这是何意?”冯谖回答说:“买牛置酒是为了邀集债户,以便观察其贫富,有力偿还的已订约,无力偿还的已成死债,再过十年,债息越重,更不能偿还,就要躲债逃亡,薛公所封之地,百姓外流,岂不有损您的声誉?今焚无用之券,以表明薛公轻财而爱民,仁义之名,流于无穷,这是我为您收买仁义,有何不好呢?”孟尝君恍然大悟,便向冯谖拱手致谢。后来,齐闵王听信了流言蜚语,罢免了孟尝君的相国职务。孟尝君回到薛邑,百姓们扶老携幼相迎,争献酒食。孟尝君此时方知冯谖焚券收德的影响,更加感谢冯谖,这就是历史故事“冯谖焚券”的由来。
      孟尝君回到薛邑,冯谖便准备车马,暗入咸阳求见秦王。他对秦王说:“齐国能称雄于天下,都是孟尝君辅佐之功,今齐国听信谗言,罢免了相国,以功为罪,孟尝君必然怨恨齐王,如秦王利用这一时机,将孟尝君请来,他必用心辅秦而去征服齐国,请大王速派特使,携带重金,暗去薛邑迎接,机不可失。万一齐王悔悟,复用孟尝君,那就晚了。”秦王急欲得到贤相,心中大喜,急备车辆、黄金千两,以丞相的仪仗迎接孟尝君。冯谖说:“即然如此,我先回禀孟尝君。速作起程准备。”冯谖离开秦国,又赶到齐都见齐王说:“臣闻秦王趁孟尝君罢相之机,暗派良车十辆,黄金千两迎孟尝君到秦国任相,如孟尝君辅秦,则齐国受到严重威胁。”齐王震惊,问冯谖:“依你之见?”冯谖说:“趁秦使未到,速速恢复孟尝君相位,再增加封邑,他就依然受命了。”齐王正在犹豫,边境使者来报“秦王派人迎接孟尝君的车辆已近边境”。齐王此时方以为真,即命冯谖带领仪仗队迎接孟尝君,复其相位,又增封食邑千户。孟尝君的相位失而复得,又是门客冯谖之功劳。
而今,2000余年过去,孟尝君的故事已成为历史。我们访古录迹来到薛国故城。虽历经沧桑,但城迹犹存,迤逦起伏,清晰可见。故城东北隅,原有两个高大的土丘,一为田婴墓,一为田文墓。
明代有位主事徐文博,路过薛故城,浮想联翩,触景生性,遂题诗一首,名曰《过薛》:
西去官桥旧薛城,城中百亩春田平。
三千食客皆尘土,十二侯邦孰战争。
林鸟有声应吊古,汀花无语自含情。
千年野庙荒碑在,行路犹能说姓名。
      现在,薛国故城作为重要的古代遗迹,公布为山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
上一条信息: 仗剑直言——毛遂       

下一条信息 周文王之母──大任
Copyright 1999-2013 Xuecheng Municipal Government. All Rights Reserved.
中共薛城区委 薛城区人民政府主办   建议浏览分辨率:1024×768 技术支持:宏程网络